返回主页 Sun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我找专家
|

贾大林

情洒黄淮海 执著写春秋——记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获得者 贾大林

作者:   文章来源:农科英才   发表时间:2013-12-11    点击量:
 

  [简介]  贾大林(1923—2003),男,吉林长春人,农田水利专家。1946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农学院,1961 年获前苏联莫斯科水利工程学院工学副博士学位。曾任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国农业科学院农田灌溉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黄淮海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国水利学会理事,河南省土壤学会副理事长,河南省水利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大百科全书• 农业卷》农业工程篇副主编等职。

  长期从事土壤改良和区域治理研究,是我国节水农业的开拓者。对黄河古道区、黄淮海平原旱涝碱综合治理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为我国农田水利事业和学科团队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博采众长,主编《黄淮海平原盐碱地改良》、《节水农业与区域治理》等著作8 部,参编25 部,在国内外发表论文80 多篇。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 次,农业部科技进步特等奖1 次、一等奖3 次,省部级二、三等奖4 次,获国家三委一部表彰奖励3 次。1992 年被评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毕生情、满腔血,魂牵梦绕土壤改良和节水农业事业;孺子牛、任劳苦,辛勤耕耘在黄淮海平原这片热土上。他是共和国科研团队中执著追求的骄子,他为新中国农田水利作出不朽的贡献。

  贾大林的名字,也许在业外人士的心目中感到陌生。可是,在新中国土壤改良和节水农业取得的成就中,有他的辉煌业绩,国家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接见过他。这里记述的是他一生对事业执著追求的片段。

  寻梦踏遍渤海湾

  1946 年,贾大林从北京大学农学院毕业,怀着一颗科学报国的心,先后参加了辽河“二龙山水库”建设和北平农事试验场的暗管排水试验研究。1949 年2 月,北平和平解放,贾大林随即参加了新成立的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的工作,任助理研究员。

  环渤海湾,现在有许多美丽的现代化城市,天津、秦皇岛、山海关……也是我国重要的农业区。然而,解放初期,渤海湾沿岸,北起北戴河,南到山东省昌邑市,分布着约200 万公顷盐碱荒地。

  1949—1952 年,他随徐叔华等专家对渤海湾盐碱地进行调查研究。探索的路是漫长的。第一年,从河北黄骅县沿渤海湾北上直至秦皇岛、山海关;第二年,又从天津经黄骅沿渤海湾南下直至山东潍坊的昌邑一带;第三年,在天津军粮城稻作试验站蹲点,进行节水种稻改良盐碱地试验。之后,又在渤海湾北部盐碱地的宁河、乐亭、丰南、宁海、昌黎等县多点试验,结合群众的生产实际经验,终于探索出滨海盐碱地改良与利用的一整套措施。在修筑防潮堤和排水系统的基础上,水稻插秧前,提前分期冲洗盐分;水稻生长和发育期,堵排水沟并定期排水,调控排水量,减少用水量;实行水旱轮作制度,种植棉花和麻类、牧草作物,以降低地下水位。由于推广综合措施,原来野草丛生、蝗虫滋生的盐碱地,不仅扩大了水稻的种植面积,而且每亩节水近1 000 立方米,稻谷亩产达到500 公斤,棉花籽棉亩产达到180 多公斤,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1954 年,贾大林和他的同事在《地理学报》发表了《渤海湾北部盐碱地的利用与改良的研究》论文。这篇写在大地上的实践论文,迄今还被当地生产实践沿用。是啊,调研、勘察、取土、化验、栽培,这一切看似繁琐平常,实则深奥,包含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哲理,扎根沃土,有辛勤的耕耘,一定会有收获。

  古黄河区不了情

  1956 年,贾大林被选派到前苏联莫斯科水利工程学院读研究生。1961 年学成回国后,正值国内大规模引黄灌溉招致土壤盐渍化大发生之际。时任农田灌溉研究所水利土壤改良研究室主任的贾大林,举家从北京来到中原大地,在这里,他一干就是26 年。

  或许是有了渤海湾那段实践经历和在国外的深造,此时的贾大林清醒地知道,内陆古黄河背河洼地老盐碱地和次生盐碱地的改良利用,与滨海盐碱地有很大区别,必须重新认识,把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起来。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甚至十年“文革”期间也从未间断。

  让时光倒转,看看他和他的同事的足迹吧。

  1961—1962 年,在河南省新乡人民胜利渠灌区,利用同位素示踪和室外观测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地下水埋深与土体积盐的关系,提出地下水临界深度三条线,即安全深度、允许深度、警戒深度,为制定排水标准、防止次生盐渍化和灌区水管理提供了理论根据。

  1963—1972 年,在河南省新乡县洪门乡以及沿黄的封丘县、原阳县、武陟县,进行长期蹲点试验,提出“排、灌、平、肥”措施改良盐碱地2 533 万公顷;“放淤稻改”措施改良盐碱地1.07 万公顷,使当地粮棉单产分别增加6 倍和2 倍。

  1965—1966 年,在豫东虞城县利民乡、夏邑县李集乡,通过调查各地沟洫台田建设,提出了“以排定台、以台促排、以土修台、以台改土、以农促台、以台促农”的24 字诀,对指导台田建设、除涝治碱起了重要作用。
 



贾大林(左一)与科技人员在豫东商丘现场分析研究农田旱涝碱综合治理问题


  1967—1981 年,在民权县人和乡、商丘县李庄乡蹲点,进一步探索盐碱地改良利用途径。挖沟除涝、井灌井排、平地施肥、推广盐碱地植棉技术、植树造林等,正是这些综合措施改变了背河洼地的面貌。

  1981—1987 年,以李庄乡中心试验区形成的“治水、改土、调整农业结构和良种良法”技术体系,借助世行“华北平原农业项目”的实施,在河南商丘、宁陵、民权3 个县的古黄河背河洼地遍地开花,先后改良盐碱地4.93 万公顷,开荒4 600 万公顷,使粮食增产89%,人均纯收入增加2.7 倍。

  现在毫不夸张地说,原来风沙、盐碱、内涝、干旱并重的整个豫东平原大变样了。田成方、林成网、路相通、沟相连、旱能浇、涝能排,一改过去古黄河背河洼地“春季白茫茫,夏季水汪汪”的景象。

  一位曾经和贾大林一起工作多年的老同志回忆说:1988 年,有十几个国家的外宾来商丘试验区参观考察,贾大林边走边讲,显得格外高兴,外宾也赞不绝口。动人的画面吸引了他们:站在古黄河大堤上向南望去,紧邻大堤是错落有序的鱼塘,再向南延伸是绿油油的棉花和已经泛黄的麦田,大堤的缓坡两侧,刺槐、杨树、泡桐郁郁葱葱。阳光下,鱼塘波光粼粼;微风中,树叶沙沙作响。不是江南,胜似江南。

  这就是他走过的路,在豫北、豫东的十几个县的大地上都有他的足迹。也许,人们不理解为什么贾大林情系古黄河背河洼地,这是他26 年战斗过的地方,这里有他的许多老朋友和纯朴的父老乡亲,是他生命旅程的三分之一。

  心系黄淮海治理

  黄淮海平原是中国最大的平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由于历史上河流泛滥的原因,特别是受季风气候的影响,旱涝频繁、盐碱交错、地力瘠薄,中低产田多,加之区域地理条件复杂和人口密集等特点,农业生产极不稳定。

  1979 年,接受国家农委下达的任务,贾大林和北京农业大学石元春教授,共同主持“黄淮海平原旱涝碱综合治理区划和农业发展战略研究”。之前的1977 年,他总结新中国成立后20 余年改良盐碱地试验成果和经验,已经主编了《黄淮海平原盐碱地改良》专著,为分区治理区划提供了依据。

  黄淮海平原旱涝碱综合治理区划,是一个十分繁重浩大的系统工程,横跨五省二市。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组织有关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和地方科技人员通力协作,根据黄淮海平原地貌类型、流域划分以及土壤、水文地质条件,科学提出9 个一级区和59个二级区的分区治理途径。在宏观上,提出综合治理4 个方面:以治水为中心,以排水为基础,处理好“排灌蓄补”的关系;井渠结合、统一调度,合理利用地上地下水资源;大力建设林网方田,平整土地、种植绿肥、培肥土壤;将综合治理、土地利用和合理种植结合起来。

  为了把分区治理付诸实践,“七五”和“八五”期间,他直接主持商丘试验区专题,系统开展了排水规格标准、农牧结合培肥改土、调整农业生产结构、生态农业、良种良法、区域治理的大系统方法及商丘农史等多方面的研究。与此同时,贾大林和石元春教授共同主持“黄淮海平原中低产地区综合治理”国家攻关课题。前后10 年,组织204 个单位、1 140 名科技人员通力协作,建立了12 个不同类型的试验区,取得116 项科技成果,增产粮食205 万吨,创经济效益74 亿元。黄淮海平原中低产地区综合治理项目于1992 年、1993 年分别获得农业部科技进步特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这些试验区,也为1988年以来黄淮海平原的农业综合开发提供了技术支撑和示范样板。

  贾大林心系黄淮海,献身黄淮海。对于涉及黄淮海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些重大问题,如南水北调、水利建设、地下水开发利用等,均提出了卓有见地的建议。在1979 年天津召开的南水北调规划会议上,1982 年北京召开的中国水利问题研讨会上,他两次提出,工程规划要引水和配套并重,输水与蓄水并举,地面水与地下水结合,灌溉与排水兼顾,要走农业和水利相结合的道路。

  贾大林对事业的执著和忠诚,党和国家给了他很高的荣誉,他曾3 次获国家“三委一部”表彰,获国务院黄淮海平原开发一级奖励,李鹏总理还在北戴河接见过包括他在内的一批农业科技功臣。面对这些荣誉,他坦然地说:“这是大家的共同荣誉,我只是一个代表”。

  节水农业谱新篇

  20 世纪80 年代以来,随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的水危机尤其是北方的水危机比以往任何时期更为严峻,已成为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

  贾大林和水、土、作物打了一辈子交道,面对农业用水大户这一迫切问题,他开始了新的思考。1981 年,他首先提出了“在防洪排涝的基础上,发展节水灌溉农业和重视旱地农业”的战略设想。1988 年,他又进一步深化了节水农业的内涵,概括为“提高用水有效性的农业”。他认为,节水农业的核心,是调控从水源到形成作物产量过程的三个环节,即通过输水或降雨,由水源转化为农田土壤水分,再通过作物吸收利用,由土壤水转化为作物水分,最后通过光合作用形成作物产量。节水农业的目标,就是探讨每个过程的节水措施,提高上述三个环节中水的转化和产出效率。

  理论是实践的指南。1981 年,贾大林组织大农学、地学乃至农业遗产在内的十几个专业的科技人员,在河南商丘试验区联合攻关,进行节水农业系统研究。他博采众长,勇于创新,提出了适合中国国情的节水农业技术体系:一是合理利用水资源,实行引黄水和地下水联合调度;二是建立节水灌溉系统,包括提高单井出水量、管道输配水、节水灌溉制度;三是农艺措施,包括农牧结合、培肥地力、选用耐旱品种、秸秆覆盖保墒、化学保水剂;四是划分节水农业生产分区,根据当地水资源和生产条件,划分丰产灌溉、有限灌溉、抗旱灌溉、旱地农业类型区,因地制宜采取水利和农业措施,达到节水增产的目的。之后的5 年,在他的指导下,新一代科技人员又继续完善这一技术体系,很快在商丘示范推广1.33 万公顷,节水30%,增产10%。

  十年磨一剑。1992 年,他主编出版了专著《节水农业与区域治理》,并相继发表10 多篇有关节水农业的论文。他的学术观点和思想逐步为国内同行所认可,并在实践中得以完善和提高,对推进中国节水农业理论研究与实践起到了开拓性作用。

  气宇轩宏孺子牛

  1987 年,因工作需要,贾大林奉调到北京。在他家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三国蜀相名句条幅:“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以后曾经3 次搬家,面积从小到大,家具似乎也换新的了,唯独这个已经发黄的条幅仍旧伴着他。是啊,为了自己的志向,为了追求的事业,他有一颗宁静而不老的心,他对事业执著追求的一生,像一头不知疲倦、朴实无华的老黄牛。

  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他担任黄淮海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副组长期间,经常下基层调研。

  他勤于思考,撰写发表了21 篇农业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和论文。令人敬佩的是,直到他有病住院前仍笔耕不辍。

  1997 年,贾大林应邀在中国工程院从事节水农业宏观战略研究,主持“ 中国农业需水与节水高效农业建设”和“西北地区农牧业可持续发展与节水战略”两个子项。1997—2001 年,他不顾年迈高龄,多次深入宁夏、内蒙古、新疆等地的大中型灌区考察,对我国节水农业发展方向和灌区改造提出了许多重要意见和建议,曾得到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钱正英院士的高度评价。

  1997 年,他还被国家节水工程中心聘为“特聘研究员”。那一年,他已经74 岁。他的同事回忆起一件往事:

  2000 年1 月5 日,星期三。那是一个飘着雪花的阴天,农历接近“小寒”了,他们顺便到贾所长家拜访。开门的是他的老伴裴老师,因为很熟,她说:老贾去水科院了,每周去一次,除了出差和特殊情况,“雷打不动”。是“ 打的”去的,可下着小雪路又滑,多不方便。“有报酬吗?”大家开玩笑地问。“每月300 元,可你们知道,老贾不是冲钱去的。”裴老师说。听了这话,大家都开心地笑起来。

  这是他生命旅途的最后几个镜头:

  镜头 1:2002 年的一天,被检查出胃癌,做手术。钱正英院士派她的秘书去看望他,直到手术结束。

  镜头 2:2003 年7 月初,灌溉所的几个同志专程到医院去探望老所长。一束鲜花放在病床头。他微微眯了下眼睛,嘴角颤抖,又闭上了眼睛。

  镜头 3:2003 年7 月底,商丘市梁园区委书记江方众,代表原商丘县80 万人民专程去医院探望。他无力睁眼、无力说话,眼角流出两行热泪。

  镜头 4:2003 年8 月3 日,贾大林静静地走了。

  八宝山公墓送别那天,农业部、水利部、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农田灌溉所以及中国农业大学等单位有关领导和生前好友,来向他告别,长长的人群中,有许多与他一起工作过的老专家……

  2009 年,中国农业科学院农田灌溉所建所50 周年,商丘市人民政府请著名画家曹天舒,作国画“孺子牛”并赋诗一首:“俯首孺子不逞强,终身劳瘁不居功;强犟步稳性温驯,形容无华气轩宏。”贾大林正是老一辈科学家众多“孺子牛”的典型代表。

  这或许是对他一生最好的告慰和追思。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田灌溉研究所供稿